2013-02-28

Sketchwalk Chaophraya, Bangkok, Thailand

好精采的寫生活動!33位來至新加坡,24位來自檳城,5位來自吉隆坡,2位澳洲,1位印尼 , Lia 和我來自台灣,齊聚曼谷,與當地60+ sketchers 寫生於Chao Phraya River.
 飯店位於Chao Phraya河邊
 好棒的見面禮! sketch book!
 見面禮之2~清邁的娃娃
第一天的暖身.
Welcome Party就在此地 Wat Pho 臥佛寺
元宵的前一天,月好圓
在這氣氛下,與愛好畫畫的一~~~~大群朋友
一起用餐,太~~~~幸福了吧

2012-12-31

蔡明真 履歷 Jenny's bio

蔡明真
台灣省花蓮縣人
銘傳商專 商業廣告設計科畢
新加坡水彩畫會會員
新加坡藝術協會會員
中華美術研究會會員

 
個展
2004 蔡明真水彩畫個展(台灣師範大學)
2006國際蘭花藝廊個展(台北)
2007蔡明真水彩畫個展(台北孟焦畫廊)

簡歷
1983 移居新加坡
1995
從師新加坡水彩畫家黎才專
1997
新加坡全國美展入選
1999
跨世紀亞太水彩畫展(台北)
1999~2000
新加坡Nokia藝術展入選
2000
黎才專師生展(新加坡)
2000
新加坡-安徽水彩畫展(新加坡)
2000
香港新加坡水彩畫千禧展(香港)
2001 新世紀亞太水彩畫展(台北)
2002 韓國亞細亞水彩畫聯盟展(首爾)
2003
自然寫生畫會聯展(台北)
2000/2004/2012
風向球畫會雙年展(台北)
2005
國際水彩畫邀請展(新竹)
2007
細亞水彩畫聯(日本大阪)
2008
台灣國際水彩畫邀請展(中正藝廊)
2010 台灣國際水彩畫邀請展(高雄)
2012 黎才專師生展(新加坡)
2013 速写台北[色台北](台北纪州庵)
2013 亚细亚水彩联盟作品交流展(中国曲靖)
2013 速写新加坡(新加坡)
2014 云南风情(吉隆坡) 
2014 A Changed World(新加坡博物馆)

年展
新加坡水彩畫會年展
新加坡藝術協會畫展
新加坡中華美術研究會年展

Biodata
Diploma in Commercial Design, Taipei Taiwan
Immigrated to Singapore from Taiwan in 1983
Member of Singapore Watercolor Society/Singapore Art Society
/The Society of Chinese Artists

Solo Exhibition
2004 Solo Exhibition (National Taiwan Normal University)
2006 Solo Exhibition (Orchid Queen Art Gallery, Taipei,Taiwan)
2007 Solo Exhibition (MongJiao Art Gallery, Taipei, Taiwan)

Exhibition
1997 Singapore Art Exhibition award(Singapore)
1999 Asian Pacific Watercolor Exhibition (Taipei)
1999-2000 Nokia Singapore Art Exhibition award(Singapore)
2000 Loy Chye Chuan & Students Exhibition(Singapore)
2000 Singapore & An Hui Exhibition(Singapore)
2000 Hong Kong & Singapore Watercolorists' Exhibition(Hong Kong)
2001 Asian Pacific Watercolor Exhibition (Taipei)
2002 15th Watercolor Exhibition of Asia(Seoul)
2002 Singapore Arts Society Mini Painting Exhibition(Singapore)
2000/2004/2012 FongXiangqiu Art Society Alliance Exhibition(Taipei)
2005 International Watercolors Invitational Exhibition(HsinChu,Taiwan)
2007 Asia Watercolor Painting Alliance Exhibition(Osaka, Japan)
2008 Taiwan International Watercolor Exhibition(Taipei)
2010 Taiwan International Watercolor Exhibition(Kao Xiong, Taiwan)
2012 Loy Chye Chuan & Students Exhibition(Singapore)
2013 Urban Sketchers, Taipei(色台北)
2013 Asia Watercolor Union Exhibition(Yunnang,China)
2013 Urban Sketchers, Singapore(We Drew The World Together)
2014 Remembering Yunnan(KL Malaysia)
2014 A Changed World(National Museum of Singapore)

Annual Exhibition
Singapore Watercolor Society/Singapore Art Society/The Society of Chinese Artists

2012-12-20

台大文學院


台大校園一景

即將入冬,這意味著寫生的日子沒多少了~~
(嘿嘿~~殊不知今年是暖冬,天氣好得很ㄋ. Feb 2013記)
台灣大學,就像個台北市內的一座大公園,任何人都可自由進出.
校區內有便利店,餐廳,咖啡廳..... 假日更是一家大小的活動園地.

台大校園一景~白千層樹


2012-10-14

[蕃薯月報]星.台灣人的電子報Oct 2012

【本月人物專訪】明朗揮灑色彩;真情真性相照 ,專訪水彩畫家蔡明真

Published by JamesChou on Sun, 10/14/2012 - 00:37
 文●李曉玲 
示範水彩畫現場一 (楊育菱攝影)
 與蔡明真會面前,在畫展中先欣賞到她的作品。那柔潤色調與開朗筆觸,讓小編頓時心曠神怡,微笑漸起。見著了蔡明真,果真是畫如其人,一身棉質ㄒ恤、牛仔褲與平底便鞋在眾人面前亮相,自然灑脫,正如其畫作:不張顯技巧,卻深深吸引著眾人的目光。
示範水彩畫現場 (楊育菱攝影)

 九月二日下午在MICA Building 一樓,展示大廳一角只擺上六七張椅子,卻湧入了五六十個人來觀看蔡明真示範水彩畫作畫過程。蔡明真不只畫作吸引人,她本人就像個磁鐵般,很容易把人群聚集 起來。這或許和她的認真直坦有著很大的關係。訪問完隔天,忙碌的她就傳來專為蕃薯讀者們所創作的畫作,讓小編深深感動與感謝。幸福的蕃薯讀者們,這一回除 了有動人的生命故事可聆聽,還有許多美好的水彩畫作可欣賞。Life is beautiful . Let’s enjoy the moment……
來到新加坡圓夢
自小就展露美術天份,卻未能得到家人的支持與鼓勵。就讀銘傳時,糊里糊塗選了商業設計科,開開心心過了幾年浸淫於畫畫與設計的學生生活。期間,受到創辦人 包德明校長的影響,蔡明真決定兼修會計。從銘傳廣告設計科畢業後,她就進入父親的公司做會計,從此和畫畫漸行漸遠。歷經工作、結婚、生子,畫畫這個夢似乎 已從她的生命中消失,直到來到了新加坡……

一語驚醒夢中人
1983年因著先生的工作,蔡明真一家四口來到了有藍天白雲常伴的新加坡。「以為兩三年就回台,當大兒子入了小學,我們有了第一間自己的公寓時,才發現根 已在不知不覺中紮下,回不去了。」換了個國度,但生活基調依然不變,日子就在肩負媽媽、太太與職業婦女等多重身份中匆匆流逝。
終於在1995年這一年,蔡明真因緣認識一位孫老太太。閒聊中,得知老太太要去中國寫生,還有許多學生陪伴。老太太表示不管每次去哪裡,學生們都會 跟著去。蔡明真好奇地問:「您是不是從以前就一直擔任畫畫老師,以這個為主業?」當聽到孫老太太一直是公務員,直到四十歲才開始學畫,到後來還成了桃李滿 天下的畫畫老師時,蔡明真羨慕不已,「四十歲才開始學畫耶!那我是學生時期就開始學,為甚麼要放棄呢?」「在銘傳那五年,我學了很多,所以我更應該要繼續 下去。」
黎才專(中立面對畫面者)講解畫作 (楊育菱攝影)
 師承黎才專老師
真心想做一件事情時,全宇宙都會來幫助你。孫老太太的生命經驗激起蔡明真「有為者亦若是」的心志,良師也適時出現了。
同年,在新加坡水彩畫會的會員年展上她深深被黎才專的畫所吸引,「第一眼就看到黎老師的畫,我就想這就是我想要的,如果我能學到他的畫法不曉得有多好!」興沖沖地和老師聯絡後,難題出現了。黎老師只有星期天中午開課,主動將週日定為家庭日的蔡明真頓時不知如何是好。
「我想要尋夢,又怕這樣做不負責任。」陷入兩難的她只好跟老公和兩個兒子商量,沒想到他們都表示沒關係。因學畫而犧牲了全家共享美食的天倫之樂,原 本深感內疚,後來,蔡明真發現家人都很高興被「解放」了,「兩個孩子可以跟同學出去玩,先生就去找他的朋友,最後變成每個人都找到自己開心的事。」


伯樂老師惜才愛物
「我在畫畫時很開心。」其實小學五年級時,美術老師吳淑蕙就看到了她特有的繪畫細胞,希望她能跟自己學畫。不過有著傳統思維的母親認為「學畫畫會當乞 丐」。被回絕後,老師並未放棄,要蔡明真告訴媽媽:「老師講的一定要來學。」媽媽還是不同意。沒想到老師不氣餒地要她再試一次,並轉達自己的心聲:「如果 妳不學那真是太可惜了。」意志堅定的媽媽還是以不想要她做個窮畫家為由,要她斷了這個念頭。「妳放棄吧!」
對於這多年前的往事,蔡明真歷歷在目地陳述著細節,想來這份遺憾早已深深刻劃在她的心中。
結婚生子後,一天她牽著一歲多的大兒子在台北頂好商圈那一帶走路,遠遠看到有小朋友在路邊寫生,被吸引上前觀看時,「蔡明真!」是吳淑蕙老師,「她 居然叫出我的名字。」吳老師不但沒忘記這個自己一直想栽培的孩子,連蔡明真當年去植物園寫生的畫,吳老師都還保留著,「好感動!」
 
當了三年學藝股長
升上國中後,蔡明真當了三年的學藝股長,教室的壁報向來由她一手包辦,也得過獎,「算不算有天份我也不知道,大概是沒有人要做,所以都是我在做。」聽完這話,我們都不禁哈哈一笑。藝術家不經意就會陷入恃才傲物的局限中,她卻常流露出直率的謙虛。
學校也常派她去參加繪畫比賽。「這堂課妳不要上了,就畫那張就好了。」經常上課上到一半,她就會被老師叫去辦公室,畫事先擺放在角落的靜物。
「我國中三年得到的獎品都是蠟筆跟水彩。」每次學業成績進步了,老師就會送她美術用品做為獎勵,「那時候老師都知道我很喜歡歡畫畫。」

如魚得水的銘傳時光
國中畢業後,因母親認為女孩子不必唸太多書,讀五專就可以了,並向她推薦制服漂亮的銘傳,蔡明真聽話地去銘傳報名,她的成績排到商業設計科剛好有很多缺 額,「我想大概是設計怎麼賺錢的吧!」雖然母女都不清楚進了這個科系要學甚麼,在媽媽「管他的,有讀就好了。」的態度下,這誤打誤撞的結果竟然讓蔡明真度 過了五年美好的繪畫時光。
「完全沒想到是畫畫。」開學後她才弄明白原來自己讀的是商業廣告設計科,而不是商業金融設計科,「好開心喔!一直都不敢講,這就是我想要學的東西。」天公疼乖囝,老天爺在冥冥中送了蔡明真一份大禮。

打下扎實的基礎
當時的廣告設計必須靠自己一筆一畫畫出來,就連印刷字體都要學著畫,不像現在的學生可仰仗電腦軟體來完稿,所以不管是水彩、水墨、素描、色彩學、攝影、沖洗照片等都是術科必上的課。這五年的訓練不但讓蔡明真重拾畫畫的快樂,更讓她奠定了堅實的理論與實務基礎。
「我連同學的作業都幫他們做,我做得很開心,同學也很開心。結果同學的美術成績比我還好。」同樣一個作業,她幫三個同學做,結果四個成品裡她的成績最差。「可能老師對我的要求比較高。」
「我們的校長包德明很可愛。」校長在朝會的一番談話對蔡明真起了重大的影響。「這個廣告設計科喔不一定有工作,我要你們學一點會計……更重要的是以後你們當老闆娘才看得懂帳。」
蔡明真聽話地加選了會計的課,後來果然會計成為她進社會後的謀生技能,一做就是十多年。

得英才而教之
和黎才專老師學畫後,她就像塊海棉一樣盡情吸取美學繪畫的汁液,除了天份,五年的銘傳生活讓她相較於其他新手有較厚實的底子,「老師一講甚麼我馬上就了解,而且可以立刻把它表現在我的畫上面。」
做老師最喜悅的莫過於教到用心、肯學又有天份的學生,後來黎才專老師特地撥出平日時段,免費在畫室多教她一天。

因為老師的畫室在水彩畫會的會所,她常有機會觀摩到那些知名前輩們的作畫情形,「你只要越謙虛,他們越肯教你。」虛心向學的蔡明真就這樣不放過任何一個可以讓自己學習與進步的機會。
目前為了先生與孩子而不時往返台灣、新加坡兩地,蔡明真只要一回到新加坡就會去畫室跟老師、同學一起畫畫,享受那種專注的氛圍,「純粹的畫室你不會畫到一半去做別的事。」

成為水彩畫會會員
勤奮不懈地學了兩年後,黎才專老師主動提出要幫她申請加入新加坡水彩畫會,「把妳三幅畫拿出來,我幫妳送去看看。」
結果揭曉那一天,黎才專老師一直興奮地說:「明真妳入會了,妳入會了。」好像中了特獎一樣,比入選本人還開心。「我那時候沒有感覺,入會就入會,也沒怎麼樣啊!」
後來她才知道想要加入水彩畫會必須要由七位評審委員來審核三幅畫作,還要有人願意擔保人格。
加入水彩畫會後,每個禮拜畫會都會舉辦戶外寫生的活動。那些理事前輩們為了帶動會員們,都會以身作則,主動出席。「有時偷瞄他們,假裝自己在畫,看到了很多寫生的技巧。」
哈!就連到戶外她也還是認真地把握每一個當下去學習。

 為了寫生差點賠上性命
看似浪漫的活動,寫生其實有許多不為外人道的辛苦與風險。在蔡明真這十多年的作畫生涯中,犧牲最大的莫過於為了取景而得了登革熱。一開始以為只是感冒、喉 嚨發炎,沒想到一連燒了四天,三十九度快到四十度的高溫,吃退燒藥也退不下來。最後全身還起紅疹子,醫生立刻抽血檢驗,「是登革熱。」聽到醫生的話她嚇壞 了。按潛伏期算起來是到Geylang寫生時「中標」的,她當時坐在一個衛生條件並不好的水溝旁畫畫。幸好病癒一個多月後,蔡明真受訪時氣色神態俱佳,已 完全看不出之前受病魔侵襲的痕跡。

 Selegie Road寫生 完成圖 (蔡明真提供)

照片畫不出寫生的味道
寫生的風險那麼高,看照片畫不行嗎?明真聊到她的畫作「榜鵝漁村」的源起。十幾年前政府決定拆掉這個漁村,興建組屋。「覺得再也看不到這個景很可惜。」
於是畫會的成員結伴來到這個停好車後還要再走十五分鐘爛泥路的地方寫生。當時居民已遷走,漁村儼然已成為荒蕪髒亂的廢墟。
「再髒也要坐下來畫。」連著去了三次,還拍了很多照片當輔助,「到現在十多年了,還是畫得出來。」有些黎老師的新學生想單憑畫照片來呈現榜鵝漁村的風貌,因為沒有實地寫生的經驗,「就畫不出那個味道。」
也難怪蔡明真在登革熱事件後,完全不受影響,仍然熱衷到戶外寫生。

寫生看遍人生風景
常到戶外寫生,蔡明真有說不完的故事,或喜或怒、或驚或險,有些陌生人的態度令人錯愕難堪;有些陌生人的回應充滿溫馨愉悅,這一次次經歷恰如人間百態的一幅幅縮圖。
「每一幅畫都可以說出一個故事來。」和多年畫友相聚時,大家總是有說不完的回憶,「把畫賣掉其實是很捨不得的。」
一次她和大夥來到一個處處有大樹林立的獨棟別墅區,在考慮坐下來的景必須可入畫,並且有足夠的空間讓大家都能取景後,一位「老大前輩」選定了一間別 墅做為畫畫主體。隔著一條小馬路,畫友們斜坐在路旁草地上,住戶車輛不時快速進出,還有大隻的螞蟻和蚊子圍繞。作畫的條件實在很差,不過大家仍是專注在畫 畫上,期許能創作出佳作。
「是誰准許你們在這畫畫的?」話說完沒多久警察就來了。幸好因天候不佳,大家正在收畫具要離去,警察就沒為難大家。
「如果他願意看一下,我們把他的家畫得這麼美,我相信他不會講這句話。」
同樣的事情,因心態不同,一個可以讓人下地獄(你們為甚麼一直盯著我家看?我的隱私被侵犯了。);一個可以讓人上天堂(你們為甚麼這麼喜歡我的家?我好榮幸喔!)

享受濃濃的人情味
除了這種令人不悅的遭遇,當然也有讓人心生溫暖的經驗。一次一群人走訪台灣的鄉下,看到一棟難得一見的土磚房,「你家這個景好漂亮喔!這個房子幾年了?」台灣農民好客,聊得開心後,不但大方讓外人畫自己的家,還特地煮一桌,請蔡明真等人進來用餐。
還有一次畫會組團出遊,其中一個目的地是吉隆坡的小島─吉膽島(馬來語原意螃蟹島)。這個漁村的建築都是高腳屋。蔡明真問路時,居民居然說:「進來我家,後門出去就到了。」正在吃飯的一家人,還請這群「過路客」一起坐下來吃。「這就是鄉下人的可愛。」
其實蔡明真更可愛,她誤以為吉膽島是雞蛋島,腦中還浮現出用雞蛋堆成一座山的畫面,「我腦子常常會亂想。」我看這不是亂想,而是仍保有童心的創造力。

麥里芝驚魂記
蔡明真的童真也呈現在她對動物的擬人感受上,後來小編去烏敏島拍照,巧遇兩隻猴子,一想到蔡明真所描繪的場景,我一反常態,只想落荒而逃,而非如往常般緊拍不放。
那次她和友人帶著大包小包來到麥里芝蓄水池公園(MacRitchie Reservoir Park)寫生,正要「開工」時,突然跑來一群猴子,蔡明真還開心地想:這個地方好天然喔!沒想到不到一分鐘就有十幾隻猴子包圍他們兩個人。「牠們虎視眈 眈地看著,我都起雞皮疙瘩了,不敢有任何動作。」
猴群衝過來把東西搶了就跑上樹,「有一隻用舌頭去舔調色盤,牠覺得不好吃,就丟回給我,差點砸到我的頭。」「吃不到東西就露出很兇的表情,很恐怖耶!」那天他們倆沒畫畫,「很狼狽地逃走了。」

忙人時間多
「越忙我越有辦法做出事情來。」當時蔡明真不但有份全職的工作,還要照顧兩個孩子,除了學畫畫,她還學陶藝、學插花、學書法。後來專情於畫畫上,才把其他課停掉。不過跟朋友聚餐可是不能停的,熱心的她總是義不容辭地當起主辦人,幫大家找適合的餐廳並情商折扣價。
新加坡的公共空間陳列著許多精彩的立體作品,這位眾人口中「熱心的蔡姐」,曾為本地的台灣太太們舉辦講座,介紹楊英風、孫宇立、達利、亨利‧摩爾等人的雕塑創作,還帶著大家參觀雕塑家孫宇立的工作室。
緊湊的生活讓蔡明真把握住每一個可創作的時刻。晚上下班回家,專心陪伴孩子,直到十點講完睡前故事,孩子沉沉入眠後,她就立刻開始作畫。有時畫到凌晨兩、三點才去睡,畫具與畫作就留在桌上,「隨時想畫就可以畫。」常常一早還會加個幾筆再出門。

用腦海取代畫筆
坐捷運時,她不發呆空想,而是偷偷用筆畫下對面的人,但「很容易被對方發現,丟來兩顆樟腦丸。」。於是她就改用背的,「不能一直盯著看,只能看一眼,然後 就在腦子裡面畫起來了。再看一眼,再畫。」這「看一眼,用腦子畫下來」的方式,對於向來只知用紙筆或錄音筆記錄的小編來說,真是太神奇了。
在台北時,她常會去台北美術館地下樓的圖書館看美術相關書籍。書上寫著: 坐火車時,望出去的景就在腦子裡背下來。蔡明真自創的「眼腦觀察記錄法」竟和專業美術書籍所推薦的「背風景」不謀而合。
雖然兒子後來教蔡明真假裝用手機在玩遊戲,實則是拍照的科技手法來記錄作畫主體,但小編還是覺得蔡明真自創的方法酷炫多了。

藍天白雲,渾然忘我
老師教到「雲」的畫法後,蔡明真就常讓自己陷入被按喇叭的窘況。開車時,每每紅燈一停,她就會情不自禁地望著前方天空的白雲,「看它的形狀;看它的明暗度;看它的柔軟度。」直入忘我之境,直到被「轟」為止。看樹也一樣,「有時忘了開車,有時忘了走路。」
蔡明真對作畫與觀景的癡迷,還讓黎才專戲稱自己的得意門生已「走火入魔」。
愛看雲的她,最難忘懷一次在飛機上感動落淚的深刻經驗。「雲很厚的時候就看得出層次,白的白,黑的黑。」當閃電打亮其中一朵厚實的雲,「不斷閃著光,就像是個表演舞台,背景是金黃色的落日餘暉。其他雲朵彷彿是一個個包廂。」「天啊!我來到天堂了嗎?」
這個景已深印在她腦海裡,「希望有一天靈感來的時候,能把它畫下來。」小編很期待這觸動心靈的一幕能在蔡明真的畫筆下重現。

每一幅畫都是快樂的
作畫時,色彩是最容易讓人感受到創作者情緒的媒介。蔡明真示範水彩畫時所用的照片色澤較暗沉,然而同樣的畫面在她的筆下卻轉化出明朗鮮亮的氛圍。
「對我來講畫畫是一件很開心的事。」如果心情不好,蔡明真會選擇畫畫紓解情緒,但和許多畫家所不同的是這種低落的情緒並不會流露在畫作上,因為一拿起畫筆她就充滿了幸福愉悅感,「我每一幅畫都是快樂的。」
深深吸引小編目光的畫作「麗江巷隅」,正是傳神地表現出了這種作畫風格。

鐘愛畫作,麗江巷隅
它的色調沉靜但不黯然;明朗而不失古意,最重要的是觀畫時內心會升起歡愉的泡泡。看來小編雖是個沒有基底的普通觀畫者,卻也感染到蔡明真躍然紙上的欣悅情懷。
列為世界文化遺產的麗江古城,有數不清的攝影名家前往拍攝。尚未親訪古鎮的蔡明真是以照片為本來完成的。這幅畫她畫了四個下午,每次約四個小時。 「調色盤調了就畫是很容易的事,可是我堅持要保留原創精神。」每次上色前,她都會先把心情沉澱下來,找回當時的感動與情懷後才開始揮灑色彩,「我為甚麼要 畫這個色彩?把那個色彩找回來,我才能再繼續畫下去。」
用心地找回創作「麗江巷隅」的初始精神,將自己的原創想法做了完整的表達,讓蔡明真特別鐘愛這幅畫。

首次入選,就被收藏
1997年,才學了兩年畫,覺得自己還在摸索中,她彩繪雙溪布洛自然公園(Sungei Buloh Wetland Reserve) 紅樹林的畫作就獲得新加坡全國美展入選,帶著出乎意料的心情前往展場,更令人喜出望外的是作品已被貼上小紅點,「我愣在那裡,沒想到會有人買。」、 「第一次展出的畫就被別人肯定,很開心。」
常常作畫作到凌晨兩三點, 花了很多心血才完成這幅畫,除了喜悅,內心也有許多不捨。「收藏者對我的肯定,還是很有鼓勵作用的。」
漸漸的,她已習慣畫作被人收藏,直到面對「麗江巷隅」這幅畫,當年那種捨不得的心情才再度出現。

輕輕鬆鬆辦個展
 學畫、作畫異常認真,「拼命畫,不滿意的我還會畫第二張、第三張。」習畫七年,手邊已累積大量畫作的蔡明真就在一次閒談中開啟去國立師範大學展畫的契機。 「妳畫那麼多,不展不是很可惜?」「從來沒想過要展覽,一直認為自己還是在學習中。」謙遜的她在友人鼓勵下,請友人幫她送件申請,申請案順利通過後,2004年她在台北的師大圖書館舉辦了生平第一次個展。
有個表弟在做框,將畫送去他那裝框後,蔡明真就沒事了。架設隔板、掛畫、貼標題、印海報、掛布條、宣傳……師大都一手包辦了。後來發現學校做了個兩層樓高的大布條,到處發送海報,還在網路上打廣告,「很正式呢!」

畫風的轉變
「我到現在還覺得自己沒有畫風,不是個畫家耶!」

經過這十多年的作畫生涯,現在的她追求更寫意的風格,「我不太喜歡有人讚美我畫得好好喔,跟照片一樣!」
喜歡聽著音樂畫畫,「最好是邊畫邊跳。」蔡明真現在追求的是一種水彩的韻律感,她覺得現在自己作畫「越來越自然放鬆。」
生命日趨自然灑意,也難怪開畫展時她不要正式的開幕式,只準備了點心茶水供朋友享用。

三個男人,默默支持
「先生給我很大的自由。」不會主動出現在畫展的先生與兩個兒子,卻是蔡明真最堅實的後盾。

目前先生與大兒子在台灣上班,小兒子在新加坡工作,有了先生的支持,她可以自行決定兩地來來去去的行程表與作畫計畫。
和蔡明真一樣,一家人都不愛出風頭,也不覺得媽媽是畫家有甚麼好炫耀的。雖從不去畫展現場獻花,但只要媽媽需要,自己開工作室的小兒子就會以他拍片的專業來幫忙拍照或拍記錄片;中英文流暢的大兒子也身負重任,連續幾年義務性的做新加坡水彩畫會的司儀。
更重要的是這三個男人因天天看蔡明真畫畫,在潛移默化中被訓練出很好的審畫能力,對她與他人的畫作都能中肯地說出自己的評價與看法,成為蔡明真作畫時的最佳顧問。
努力再努力,加油再加油
問起未來的展出計畫,因生活中太常出現「計畫趕不上變化」的情況,蔡明真不太去規畫超過半年以上的事情。「妳看,我連第一次個展都這麼偶然。」

對於未來的展望,她說:「希望我的畫能更進步,要加油。」面對一位這麼謙沖為懷、與人為善的快樂畫家,真心祝福她每天開開心心走在畫畫的路上,並能持續創作出讓自己滿足的作品。
 

2012-09-10

Ann Siang Hill,Singapore

Old House At Ann Siang Hill,Singapore
watercolor on paper 38x56cm 2010
安祥山

位於安祥山的这间老屋,大约建在1903年和1941年之间.附近屋子,
曾经是传统的家庭宗亲会和独特的社会俱乐部.
其斑驳的墙面,破旧的木窗,屋顶上冒出的大树,阳光洒落的光阴....
都是我作画的最好题材!
而今,这间老屋已变成时髦的餐厅. 对於时代的变迁,有感而画,
整幅画,先以黑色笔快速勾勒,因为对此屋已画到非常熟悉(经常来此写生),
所以线条笔触都很利落;最后再上水彩.
在右方,画了2位红头巾,表示安祥山老屋和红头巾都已步入历史;
左下方迎面而来的年轻人,及远处的高楼,代表新时代的到来.
Located at Ann Siang Hill, this old house was built between 1903 and 1941.
And beside the old house, there used to be a traditional family clan association
and exclusive social club.
Mottled walls, worn wooden windows, old trees above the roof and sunshine ....
These are my favourite and best painting theme!
Today, this old house has become a trendy restaurant.
And the ever fast changing city inspires me to paint.
I sketched the outline in black pen and because I've drawn this house umpteen times,
my pen strokes are confident and fast.
On the right, I drew two Samsui Womento represent the notion that both the old houses
and Samsui Women have been written into history.
And on the lower left, I juxtaposed with oncoming young people and tall buildings in the distance,
symbolizing the advancing of the new era.